外传一 玫瑰(上)(1 / 2)

湖边书店 狻猊先生 9563 字 24天前

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

“道”创造了一切,但谁也说不清他究竟是个什么东西。

其实很简单:当你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,并开始将其归咎于“老天爷”这个东西时,“道”就在那里;当你遇见了一个生命中重要的人,并将其称之为“缘分”时,道就在那里;当你躺在病床上,回想着自己整个的人生,只是从生到死那么简单,但却有儿女伏在你的病榻边为你哭泣,留下那般五彩斑斓的泪水,那时,道就在那里——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人们开始像这样去参悟,于是就出现了少部分大彻大悟的“圣人”。

接着,这些领悟具体到了肉体的外在表现上。他们发现通过某种锻炼,可以强化肉身,活化筋骨,身体素质能够由内而外的超过普通人。后来,各种各样的“术”就被开发出来,逐渐的形成整个体系。再后来,他们终于发现,每个人的身体中都具有一种能量供应这些“术”运行,且这种能量生而平等,只是有的人很早就对其加以利用,而有的人则浑然不知,慢慢的这种能量在体内也就不复存在了

“哼,生而平等”马然将书一扔,咬紧了牙关,“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。”

放马湖书店马然12岁

沉默了片刻,他低下头,悄悄爬下床,轻轻捡起书,放在床边,又顺手拿起另一本书,躺在床上,接着油灯的光开始读。

“就算人生是个悲剧,也要有声有色的演出这场悲剧,不要失掉了悲剧的壮丽和快慰;就算人生是个梦,也要有滋有味地做这个梦,不要失掉了梦的情致和乐趣。”

这个孩子轻声说了一句:“我讨厌悲剧。”

他灭了油灯,将头一下子钻进被窝里,夜深了,屋外在下着雨。

一声鸡鸣刺破了欲亮未亮的黎明,三清山,雨后的清晨,宁静,祥和。小松鼠在抱着松子啃食,鱼儿在争着跳出湖面。

“导引!”马然挥舞着全身,突然冲上一棵参天大树,像熊一样攀缘而自悬;又突然像鸟一样伸展开四肢,稳当当的落在地面。

“吐纳!”他又猛吸一口气,所谓吹嘘呼气,吐故纳新,大概说的就是像这样筑基练炁吧。

“行炁!”马然的身体开始散发出一阵凉意,一阵气浪突然爆出,吹动了方圆两公里的花草树木。

“只是到这种程度为止吗?”马然舒了口气,看起来没有满足于这种威力。

“接下来试试我的弱点,”马然闭上眼睛,调节好体内的能量,“踵息!”

“呼!”一阵风吹过,在空旷的地面已经找不到马然的影子了,突然只听到一声“二段!”,这阵风突然变得无比迅猛,地面上出现了一段段裂痕。

缓缓地,风停下了,马然大汗淋漓,气喘吁吁。

“果然,只是停留在二段了吗”

“继续”马然深吸一口气,“听息!”

他用心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变化,突然,他清晰的感到了一个陌生的呼吸。

“出来!”他从胸腔中发出一声大吼。

很远的地方,一棵树后,慢慢的挪出一个人影。

马然招了招手,示意让他靠近,因为他十分确定,那是个修成人形不久的小妖。

“啊呀,今天的风儿甚是喧嚣啊,啊哈哈哈哈”随着那个男人慢慢走近,他的笑容也渐渐变得无力。

“有话快说。”马然露出了一副冷酷的表情。

“失礼了”那个男人马上收起了笑脸,“您就是马道长吧——”

“嗯”

“能请您——”

“王文是吧,好的王文,我一定想办法帮你解决!”一串干脆利落的回答。

那个男人一怔,随即一句话脱口而出:“敢问,马道长芳龄几何?”

“”

“蛤?”马然两眼呆滞。

“请不要见怪”王文突然挠起头来,“因为您的眼里透露出一种和您的身高不符的气质。”

喂喂喂,重点不是这个吧。

“其实”

“不过虽然您很可爱,但是我此行就是为了能永远和她结成伴侣”

“我,马然,男性”

“”

“蛤?”王文两眼呆滞。

让我知道是哪个人向你介绍我的话,我绝对饶不了那厮!马然恶狠狠地想着。

“这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”他疯狂地开始鞠躬,果然,情报太不靠谱了啊喂师父!

“不过。”王文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。

“拜托了!真的!”他的眼里逐渐滑落了几颗泪珠,走上前,一把抱住马然。

马然突然不知所措,眼前清秀的少年,身着一件棕色的卫衣,下面是一条黑色运动裤,充满了青春的朝气。按照人类的年龄,他大概比马然大个六七岁吧,马然的头被埋在他温暖的怀抱里。马然下定决心,绝对不会让悲剧在他的身上发生,他一定要打破一次“道”的魔咒,用双手创造美好的结局!

不过我比较好奇,你在遥远的灵阵以外,是如何知道我的不对,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先解决迫在眉睫的问题。

“天机”显示,他的能量在变得微弱。

说得通俗一点,对于妖来说就是即将死去。

【天机】:外形未知,材料未知,来源未知。只知道它被注入了马然的体内,与他的灵魂融为一体。有时会主动向马然以画面、声音等各种形式预告接写来要发生的事。当然,马然也可以利用他来了解任何时间、空间正在发生的变化,但这对身体的负担很大,目前的马然还只能被动地接受信息。

“那么请让我了解一下情况,你的目的是什么?你应该不仅仅是因为想留在人世而留在人世吧?”马然问道。

王文点了点头:“嗯!”

“是这样的,昨天是我的女友苏芷的生日,晚上我在师父的指点下送了他99朵玫瑰。这个晚上,我们都很开心,可是今天早晨我满怀着幸福再去找她时,我发现——”

说着,王文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。

“她看不见我了。”他的眼眶红了。

“他看不到我,听不到我的声音,我摸不到她的头发,抓不住她的手,这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马然闭上双眼,陷入了思考,以他现在的能量,恐怕普通人已经感受不到他了。

良久,他长舒一口气:“总之先带我去你的本体所在地。”

王文眼珠一转:“好!”说罢转身就走。

“慢。”马然叫住了他,“你自己隐去身体归去便是,至于我,循着你的气息便能找到。”

王文反应了一会儿:“好!”他闭上了眼睛,身形逐渐隐去

马然默念:“听息,行炁!”一条笔直的路径在他的脑海中清晰的浮现出来。

他转过身:“这边吗。”——

“这”马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

好大一个工厂,一块金碧辉煌的大牌子上画着一张帅气的老头的脸,并且写着一排闪闪发光的大字:

“用了金坷垃亩产一千八”

“什么玩意儿”

当马然向这座工厂后方不远处望去时,他微微一笑——

抓住真相了!

工厂背后一公里外,有一大片玫瑰原,那里便是王文的所在地。

先提出一个初步的猜想:就是这座工厂污染了王文本体的生存环境,导致他的能量越来越微弱。

接下来要搜集证据,先从外部观察:从那顶冒着滚滚黑烟的烟囱来看,这座工厂不仅确实会造成污染,而且厂长的环保意识淡薄,黑到那种程度的烟以及四处弥散的诡异味道,根本就没有经过任何处理!那么合理外推,他对土地是否也会有这样的污染呢?

况且方圆五公里之内,也只有这么一座工厂。

“让我来验证一下,是否真的如此。”马然一巴掌拍在土地上,闭上眼,用心感受着万物的灵气,他的意识逐渐深入土壤的内部,一个轮廓在他眼前逐渐从模糊变得清晰,这是

他不断加强注意力,与自然融为一体——终于,这种融合达到了饱和,那个画面十分清晰地呈现在马然面前。

“卧*”马然惊叫起来,猛的脱离了精神集中的状态,“喔,超恶的唉!”

这个工厂到底在生产什么东西?不知道。

但是它对中国农业危害一定很大!

马然继续蹲着身子前进,翻过工厂的围墙对他来说轻轻松松。他找到了一个侧门,走进去,里面有许多机器,可以感到它们都散发着高温。马然躲过了无数个工人,他瞄了一眼,这些人一个个都面黄肌瘦,但是都不肯放下手头的工作休息哪怕一秒,甚至有的还在做着很重的体力活。他逐渐深入到了工厂的内部,这座工厂规模不小,这里应该已经是它的核心区域了。虽然他很不愿意,但他一直感受着污染最严重的区域,也就是污染源,他必须亲眼看看这个挨千刀的工厂到底怎样排出那种超恶的东西。

走着走着,不远处突然传来脚步声和大声的讲话:“谢谢啊,放心吧您,顶着这个大IP还怕办不成大事吗?好好好,苟富贵——勿相忘啊,我们是兄弟嘛!呵呵呵”

“滴”,电话挂断了。

马然急忙躲到一根柱子之后,仔细地聆听着,从他的脚步和呼吸来看,是个体型偏胖的人,而且饮食不节制,缺乏锻炼,他沉重的脚步就是最好的证明。而且从他刚才的讲话声可以听出,是个中年偏老的男性。

对比其他瘦削的工人,他的声音雄浑有力,中气十足。所有这些证据都指向一处事实——他就是那个挨千刀的“BOSS”

“都好好干啊!老李,加把劲儿!你这样可不行啊。”

“好的老板,好的老板,好的老板”那个声音无疑充满了沧桑和衰老。

“切”马然切了一声,扭头继续往前走,慢慢地,工人开始变少,他也发现周围的空气的味道也正在一点点变得不对劲。

终于,一个向下的铁质阶梯出现在他面前,他咽了口唾沫,小心的往下走,一幅他今生难忘的“唯美”画面出现在他的面前:工厂背后的土地上,溢满了黄中带黑的粘稠物,时不时冒着泡,同时,工厂的管道还在不停的排出那种东西。周围的土壤已经彻底被污染,而且污染范围还在不断扩大,马然预计,至少半径三公里的土壤在接下来的一百年里都将寸草不生。就在这时,一阵曼妙的清风飘过,带来了一阵“仙气”,马然轻轻一嗅——

双眼外凸,眼球充血,腹内翻滚,涌上喉腔——

哔————(消音处理由狻猊先生友情提供)

(马赛克由狻猊先生友情提供)

“这,简直”好久过后,马然眩晕的脑袋恢复了供氧,他有那么一刻以为,自己业已羽化而登仙。

“不用再多做调查了,这种时候应该怎么办用该不用多想了吧。”

这时,两位中年工人小心翼翼地夹着鼻子,戴着口罩从楼梯下方经过。

“来得正是时候。”马然暗自窃喜。

“唉,你看这个,哦吼吼吼!这太逗了!”

“蛤?不就是个某音吗?瞧把你笑的,我看看喔蛤蛤蛤蛤,这炒饭真香,你看他那表情,真香,哦吼吼吼!!!”

马然看着手机里的东西:“有什么好笑的没时间管这些了,得赶紧拿手机报警。”

“唉,他们说真香定律是真实存在的哩!”

“哦哟我才不信嘞”那人登时双手合十,一副虔诚模样“我真的不想搞钱。”

“咚咚”两声,两人倒地,马然捡起手机,当他退出正要报警时,手机的壁纸戳中了他——

一张温馨和睦的全家福。

他扭头看了看那个男人,摸了摸口袋,摸出一块有两个手机那么大的黄金。塞到了那个男人手里。

“修行炼金的成品,就当作你借我手机的报酬吧。”

马然拨打了110,说明了情况后,警察说一定会严肃处理。他长舒了一口气,将手机轻轻放在那人身边,一个箭步,走了。

那两个人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其中一个抬起手一看,两个人都呆住了——

“真香!!!”

马然听着身后的惊叫,咯咯咯的偷笑——

“哇!”马然的眼睛放出了光芒。

眼前的一切都如此无法用言语来形容。

好大的一片玫瑰的海!

夕阳的余晖在两座山之间平铺开来,剪下每一朵玫瑰摇曳的影子,虫子在对他们悄悄的说着耳语,不想让其他人听到。天空中的积云缓缓散开,成群的大雁穿过了一朵,又一朵,慢慢向南飞去。时不时的有丝丝缕缕的风,摩挲着每一寸肌肤,柔软而清爽。渐渐的,太阳的半个身子沉下了山,阳光变成一束一束,一位少年的身影逐渐变得清晰起来。他睁开眼,看着马然——

“马道长,您来了”

说着,他便摇摇欲坠。马然跳到他面前,一把扶住了他,和他一起慢慢坐下。

“事情马上就解决了,不出意外,明天你的身体就会慢慢恢复了。”他笑眯眯地,看着同样温柔笑着的王文。

看,“道”的魔咒,这不是被打破了吗?

“马道长,”王文开口道,“这片玫瑰原,美吗?”

“嗯”

“有多美?”

“很美很美。”

“这样吗,”他笑了笑,“我想,跟你讲一讲我的故事,你愿意听吗?”

马然顿了顿,转而微笑:“乐意之至,我的朋友。”

“十八个月零五天之前”——

十八个月前玫瑰原

“两座山以外的世界,是怎样的呢?”

“唔,难道你想知道吗?孩子。”

“嗯”

“那就亲眼去看看吧!”

“看看?”

“修成人形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吧!”

“外面的世界,美吗?”

“美”

“有多美?”

“很美很美”

他是我最崇拜的一朵玫瑰,也是我修成人形的师父,他称自己为“玫瑰居士”。(喏,就是他说你是妹纸@马然)

也就是那时,我有了那么一个念头——我要去看看这个世界。

于是每天我都努力吸收着天地灵气,按照玫瑰居士指点的方法调节自身体内的能量,我没日没夜地练习,就是为了当初那一个固执的梦想——我要去看看这个世界!

玫瑰居士给了我许多指导,他告诉我,外面的世界被一种叫做“人”的生物支配着,他们拥有十分强大的力量,能呼风唤雨,能操纵闪电,能千里传音,甚至能腾云驾雾。

他给我上了许多课,首先,他说要想在人类社会生存下去,一种叫“钱”的东西是必不可少的,他能交换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,在所有的“钱”中,一种红色的尤为珍贵。其次,人类会在身体上覆盖着植物纤维和动物毛皮制成的布,并称之为“衣”,目的是为了保暖,但在夏天就意义不明了;再有就是,人类依然保持着穴居的本性,他们会搭建一些奇形怪状的人造洞穴,并居住在里面,而且奇怪的是,这些“洞穴”的价值竟然要数以万计的红色“钱”来衡量

了解的越多,我越是发现,那个世界十分有趣,也十分难以理解,想融入他们简直难于上青天!因此,我付出了无数的努力,当其他玫瑰仅仅是谈论着今天的天气,和小虫子闲聊,耗费着自己有限的生命,做着那些无趣的事情时,我都在修行,不仅在塑造自己的形体,还要努力学会人类的语言,学习他们的思维方式。每一天,我都在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着,无怨无悔

可是有一天,师父对我说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