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三五章 提前的第一把火(1 / 2)

“这下有好戏看了,张所长新官上任,搞不好三把火要烧了!”

“不会吧?张所长平时对人挺和蔼的,再説,张所长党校学习不是还没结束吗,这次回来説不定是另有事的——”.

“切,副所长和队长,你説差别多大?队长不算官,副所长可是副科级,是正儿八经的领导干部了,刑警一队和刑警二队不配合,平时互相诋毁,闹的笑话已经够大了,有领导已经説张所长领导不力了,这可严重了,一队的那位更叫嚣着不把张所长放在眼里,要是我,我怎么可能忍受?”

就算有人如此分析,不过,张卫东之前给人都是和蔼的印象,大多人还是不信张卫东要拿唐海胜开刀的。

从党校抽空回来祭刀?烧第一把火?

再説了,唐海胜背后可是指导员在撑腰,张卫东是副所长,而所里真正拿事的,除了郭于民所长外,就是雷剑锋指导员了。

雷剑锋是老资历了,甚至比郭所长的资历还老,因为郭所长当初还是副所长时,雷剑锋就已经在指导员位置上做了三年了,郭所长正位了,雷剑锋的指导员位置依旧雷打不动。

这么老的资历下来,雷剑锋在所里影响力是很大的,不少人都是他提拔的,比如交警队的曹队长、后勤科的于科长、还有刑警一队的唐海胜、当初刑警二队的曾队长。

反观郭所长,虽然一把手权威很大,也成功的提拔了楚副所长,可以左右派出所领导层,但在中层的影响力,却不如雷指导员。

这是实情。

快过年放假了,派出所里就更忙了,除了个别的,大多紧张的进出,得把一些年前的工作搞好,安心过个年。

刑警二队办公室里,副队长杨远还在叨念着张卫东何时回来呢,这不,马上听到外面有人喊‘张所长’,他顿时来了劲,从办公室出来一看,果然是张卫东。

“张所!”杨远高兴道。太好了,这下某人估计不自在了吧?

张卫东停下脚步,转身,面色严肃的朝他diǎn了下头,就道:“我得马上去趟所长办公室!”

“好的!”杨远嘿嘿一笑。

看张卫东直接上了二楼,敲开了所长办公室,杨远朝一队办公室瞥了一眼,冷笑一声再次回了二队办公室。

一队办公室并没和二队毗连,而是隔着好几间。

此刻的一队办公室里。

唐海胜并不在,甚至连副队长郭金也不在,到年底了,本应该是比较忙碌的时候,结果张卫东回来前一个xiǎo时,唐队长拉着副队长出去説是有个重要工作应酬。

留守的陈新华注意到了那辆牧马人,没想到下来的却是张卫东。

张卫东火提拔为政法委副书记、派出所副所长,便马上去了区委党校学习,陈新华在胆颤的沉寂xiǎo段时间后,便又活跃了起来。

“唐队长公然对张卫东不满,所里领导装作没看见,这可是大好事,説明所领导对张卫东意见很大了!”陈新华心思活络的推测着。

郭所长力挺张卫东,之前都有人知道。但这次却是在几次批评分管的刑警队后,居然没下文了。这説明什么?郭所长对张卫东有看法了!

“这一辆牧马人最起码得大几十万吧?都比所长的坐驾贵了,张卫东怎么能买得起?嘿嘿!”陈新华瞥了眼那车,也很眼热,这车子他也喜欢,可惜买不起。

等张卫东的身影进了二楼的所长办公室,陈新华摸着出了办公室,便给唐海胜打电话通气。

大约半个xiǎo时后,一身酒气的唐海胜和副队长郭金驾着警车赶回了派出所。

“我看他张卫东把我能怎么的!”唐海胜一下车,看了眼院子里的人,骂骂咧咧道。

声音不大,但也不xiǎo,身边的人还是可以听到的。

郭金脸色带红,也是喝了酒的,但为人要谨慎很多,就提醒道:“唐队,我看我们还是回避一下吧?”

唐海胜不悦道:“回避?干嘛回避?刚才咱们是工作去了,对不对?”

説着,两人准备回一队办公室。

“站住!”一声暴喝,恰好张卫东从楼上下来了,黑着脸盯着两人。